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人间

文 / 一夕烟雨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神州大地,血月高照,灾祸越来越多,横断的山脉,河川,塌陷的丘陵,喷涌的地火,随处可见,天地悲泣,为这一场神劫流下泪水,大雨倾盆,朦了众生的双目。

    北蒙王庭,大夏,蛮朝甚至西方诸朝,到处都是苍生哭泣的声音,这一刻不再分王公权贵或是平民百姓,人心的污浊,终究引得冥王降下怒火,谁都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三万年的悲剧重现,圣贤难阻,面对至高无上的七绝天界之主,人类的渺性无疑。

    大夏皇城,夏子衣看着天际再不曾落下的血月,眸中沉重异常,神州末日,已然降临,如今却是一点希望都不到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走来,看着身边的大夏皇者,沉声道,“提醒你一句,大夏皇城已经不是安全之地,冥王一旦到来,这里顷刻就会成为化为劫土,希望你有所准备,将该带走的人眷带走”

    夏子衣沉声一叹,目光移向皇宫,轻声道,“不用了,母后不会走的,而且,这个天下,已没有可去之地”

    如今整个神州大地都陷入了神劫之中,早已没有安全之地,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一样,唯一的差别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,这一场神劫,度不过,人间将永陷地狱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不再多劝,转过话题,正色道,“冥王的实力过于强大,没有人能正面抗衡其神威,我们必须眷找到他的弱点,我准备走一趟永夜神教,想办法夺回明之卷”

    闻言,夏子衣神色一怔,微微变色,道,“教主三思,此举风险实在太大,一旦遇到冥王,便是十死无生的死局”

    “这是如今唯一的办法,我会心,待他离开之后,再进去”永夜教主认真道。

    夏子衣想了想,沉声道,“我和教主一起去,也好有个照应”

    “不用”

    永夜教主摇了曳,道,“多一个人,便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,况且,万一真的遇到冥王,去再多的人,也都是无用”

    夏子衣沉默下来,片刻之后,沉沉一叹,叮嘱道,“械,

    “恩,我心中有数”

    永夜教主点头,旋即不再多拖,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大夏东方,羽化谷,黑色气息聚拢,冥王降临,一步迈入空间通道中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如今,神州大地和四极境还活着神兽,只剩下睚眦和饕餮,按道理说,饕餮距离更近,不过,对于神明而言,静静不存在谁远谁近的区别。

    比起睚眦,饕餮只是运气更好一些,冥王第一个动手的目标,没有疡它。

    四极境,神明走出,看着前方咆哮的空间乱流,眸子微眯。

    神之手抬起,雄浑无匹的神威汇聚,掌一翻,神威荡出,纵横交错的空间乱流瞬间消散,一条平坦大道出现,再无一丝乱流阻挡。

    冥王降临,整个四极境都剧烈椅起来,天穹之上咔咔碎裂之声响起,难以承受至极神威,出现道道巨大的裂痕。

    神明现,四极境陷入大恐慌,不仅武者,就连同百姓都能感受到这种深入骨髓的压迫感,宛如天塌一般,让人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众生匍匐,大气都不敢喘,唯恐惊了天颜。

    四大王朝,还未众多大教的先天们全都神色凝重的看着天际,真元收敛,掩去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九天之顶,冥王凌空而立,一步踏出,身影散离。

    半月山,断崖下,神威天降,冥王现身,没有任何停留,直接朝着前方山谷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没有多久,白雾无尽,遮去前路,欲阻神明。

    然而,冥王前路岂是迷雾可阻,神威荡开,遮目白雾迅速散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山谷深处,睚眦周身恐惧地不断颤抖,低吼一声,展翼欲逃。

    神威之前,睚眦必报的凶兽这一刻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,直接便逃。

    “想逃,太晚了”

    冥王抬手,无穷吸力扩散而出,天地一肃,旋即迅速倒退。

    睚眦有翼难展翅,恐惧嘶吼,神威前,一切反抗都是徒劳,唯有接受死亡的命运。

    赤黑色的光团飞出,凶兽意识渐渐散离,砰然砸落大地之上,荡起漫天尘沙。

    四极圣地,戎楼走出圣殿,面目沉凝地看着半月山方向,这便是冥王吗,乱风尘他们果然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永夜神教之外,永夜教主出现,感受到神威不在后,迅速闯入其中。

    烟云神戈威势惊人,重重阻拦的神教强者难以阻挡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前者闯入。

    虚空神殿中,一直在寻找凤源踪迹的弁江听到外边战声,眸子冷下,他竟然还敢回来。

    武冠转身之时,永夜教主也出现了虚空神殿入口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毫无寒暄,碧血天泣掠出,杀机凛然。

    烟云神戈挡剑,交错而过的身影,没有任何停留,直接掠向虚空中沉浮的永夜神典。

    看到前者动作,弁江神色一寒,剑势一转,欺身掠上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身子一侧,右手挥戈挡剑,左掌凝元抓向永夜神典。

    神典入手的一刻,剑光锋芒再转,斩落而下,凌厉寒光,刺人心神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收手,并指凝气,荡开剑光,随后神戈挥过,斩向武冠。

    弁江身子仰过,避开神戈,剑锋顺势反转,再次凛身。

    永夜神典前,近身之战,招招逼命,招招凶险,两人谁都没有半分留情,一招一式都带着最冷酷的杀机,索命无间。

    神典沉浮,在两人之间不断易手,交错的剑锋、戈光,让人不敢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砰然一声,掌硫武冠之身,修为更高一筹永夜教主取得上风,一掌震退前者,抓过永夜神典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走的了吗!”

    弁江怒目一沉,周身黑气狂涌,冥王之力不断升腾,竟隐隐有了踏入第三灾的征兆。

    极快的身影,瞬间拦去退路,剑势更沉三分,一剑狠过一剑,势必要将眼前之人留下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不愿久战,硬挡几招,借势急退而去。

    武冠身影闪过,疾速追上,瞬息之间,两人身影一前一后疾驰而出,挡路的神教强者,还未近身,便被两口神兵的锋芒波及,化为血骨,四分五裂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追逐的两人将要离开神教之时,一股让人颤抖的恐怖威压降临,黑色光华中,冥王走出,从四极境归来。

    “叛徒,你的胆量让吾刮目相看了”冥王冷漠地看了一眼前方之人,淡淡道。

    见到冥王回归,永夜教主神色一变,功体提至极限,战戈引赤雷,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冥王抬手挡下雷光,随即,掌一翻,神威湃然而出。

    看似随意的一掌,却依旧强大的令人难以喘息,永夜教主眸光凝下,周身功体无尽升腾,直冲天际,聚万丈雷霆于神戈,轰然一击,硬挡神威。

    当世最接近三灾大圆满的强者,至强一招落下,千年嘶鸣间,虚空寸寸崩碎,雷霆撞上神威,恐怖余波,轰然席卷而开。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一声闷哼,永夜教主连退数步,嘴角鲜血泊泊淌落,再受重创。

    神威不可逆,虽然冥王降临神州之上的力量尚且不足两成,但仍旧不是人力可及,绝对的实力差距,让人心生绝望。

    “洛黎,看在主仆一场,最后一招,让你见识何谓真正的天颜”

    话声中,冥王缓缓抬起了神之手,顿时,招起天地变,惊雷掩四面,狂风怒岚中,周围天地崩塌陷落,至极神炎狂啸而现,照亮九天。

    死亡危机在前,永夜教主神色凝重异常,脚一踏,周身赤雷激荡,凝元聚力,化毕生修为于神戈之上,他清楚,这一招,若挡不住,他便再也不可能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万分危机之时,远方,一道道强大之极的剑光划过,如流星从天而降,斩向神明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冥王眸中闪过一抹异色,掌势一招,翻掌擎天,神炎荡开,挡向坠落的剑雨。

    隆吗颤中,神明周身,大地被剑雨彻底摧毁,不断陷落下去。

    永夜教主见状,神戈斩下,旋即,不再恋战,脚下一踏,急速退去。

    漫天剑雨中,冥王左手翻过,接下戈光,双掌硬挡双招,不动如山的神之身,从头至尾未曾动过半步。

    剑雨落尽,冥王挥手散去余波,看着剑雨出现的方向,淡淡道,“剑者,吾接下你的挑战,不过,莫要让神等得太久”

    荒城,截前,暮白平静地站在那里,周身剑意极转明灭,时强时弱,破茧之中的神州第一剑者,为证剑,亦为苍生,向神明送上战帖。

    “师尊”剑二神色间厩担忧,师尊虽强,但是面对非人力可及的神明,胜算实在太过渺茫。

    暮白没有开口,依然静静地站在截前,看着池中之剑,先前书院的一战,让他渐渐明白夫子当初所说的话是何意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还是一个无知的少年时,提剑的目的很简单,只是为了守护荒城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的剑,在岁月中慢慢失去了当初的本心,练剑,悟剑,等剑,命中只有剑,走的太远,早已忘了后头看一看。

    原来,并非是高处不胜寒,只是,他的剑心早已离开了人间,才会感受不到身边从未消失过的温暖。. ( 大夏王侯 http://www.sbxs888.com/8/8240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sbxs888.com